欢迎来到济南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科技

九天灵王第一百四十五章上官雪的决定营养

2021.01.15 来源: 浏览:0次

九天灵王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上官雪的决定

徐一辰看着眼前提着酒壶饮酒,完全无视阮家三人的老者,惊呼道:“疯老头子,”

澹台旭与诸葛星峰都眉头一紧,黑线连连……

“你小子,过河拆桥啊,变脸真快,之前喊我疯癫尊者,这学会了我的招,就喊疯老头纸了”,老者对于徐一辰的喊声并未置气,反而调侃起來,

徐一辰说道:“你不是才说名字是一个代号吗……”

“那代号也得听得过去啊”,诸葛明悠然说道:“那我叫你徐一屎可以吗,”

“徐一屎……”几个人听到这里都忍不住捂着嘴偷笑起來,徐一辰嘴角一抽:“疯癫尊者你好,我们又见面了……”

诸葛星峰疑惑地看着两人:“你们认识,”

诸葛明也就是疯癫尊者自顾自一笑,将手中酒壶一饮而尽,然后其丢到一旁,看向徐一辰一脸笑容:“你说我救了你一命,还救了你爱人一命,又救了你爷爷,你门主……”说着,诸葛明指着自在尊者,澹台旭,诸葛星峰等在场众人一一说道:“你这要给我多少坛酒呀,”

徐一辰一脸黑线:“他们是你侄子,你也是阵师联盟的人,救了怎么也算我头上,”

诸葛明摇头晃脑道:“哈哈,我是就是我,不是任何人,我就认识你……你别想抵赖,一个月内,我要三百坛百年女儿红,给我送到老地方……”

说完,诸葛明放声大笑着一跃而起,踏着剑气而走,上官雪走到那阮家三人面前,目光冰冷,其举起青霜剑,寒气逼人:“你们错不该杀了我爷爷,”

寒气化刃逼入那虚空之中,而那虚空周围,诸葛明留下的利刃也随着这寒刃一同杀入,阮家三人被万剑穿心而死,

诸葛星峰看着澹台旭道:“我们也该去那至炎门收尾了,”

徐一辰则走到上官雪面前轻声说道:“雪儿,人死不能复生,如今杀害上官鹤前辈的人已经偿命,那至炎门也会从雍州大陆清除,你家人九泉之下也算能安息了,”

上官雪一下子沒忍住,扑在徐一辰的肩头痛哭起來,

周围之人也自觉给两人一些空间,杨天南处理着飞雁门的善后之事,虽然飞雁门损失惨重,但是对于杨天南以及幸存弟子而言,这一次是一个巨大的机遇,

至炎门、天鸿门、上官家都灭了,飞雁门将一家独大,而其也因此与阵师联盟这个庞然大物结识,以后也有了依靠,

废墟之中,只剩下了徐一辰与上官雪两人,

徐一辰如今能理解上官雪,他与上官雪遭遇是那么类似,大家族之中,一切为了家族利益,虽然有着无数亲人,却反而连陌生人都不如,勾心斗角,争名逐利……而两人都有一个亲人,至始至终爱护着自己,徐一辰的母亲,上官雪的爷爷,

那一次当徐一辰的母亲死在他面前之时,那一种整个世界都崩塌的感觉,那一种想要摧毁一切的愤怒,徐一辰如今记忆犹新……可是,当上官雪遭遇之时,徐ader/Footer: RTL display fixes fdo#43793 [Cédric Bosdonnat]一辰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去安慰,因为,他清楚的明白,这一刻,什么安慰都那么乏力,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上官雪抬起头,对着徐一辰说了一声谢谢,然后其擦干了眼泪:“我们去将他们都安葬吧,”

徐一辰点了点头,

回到上官家,就在家族之地将众人埋掉,上官雪亲自为上官鹤立了一个坟冢,而其余之人,徐一辰也将其好好安葬,毕竟是上官家的人,

三个时辰后,诸葛星峰回到此处,其向上官鹤的墓碑深深鞠躬道:“至炎门无辜之人已遣散,其余之人都已经为其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,”

徐一辰向康 一也不好受。他和小咕一起外出旅行诸葛星峰诚挚地感谢道:“门主大恩大德,徐一辰沒齿难忘,”

诸葛星峰摇摇头:“言重了,你与我二叔是相识不说,这上官鹤也是我阵师联盟之人,而且你帮我发现了至炎门对阵师联盟的不良居心,”

“应该是我谢你才对,”

“自在尊者说此事已经告一段落,他也就先回炼丹师联盟处理一些事情,走得比较急,让我告诉你一声”,澹台旭朝徐一辰说道,“你接下來什么打算,”

徐一辰看着那边还处在伤心之中的上官雪,其走了过去蹲在其旁边道:“雪儿,跟我回徐州吧,”

上官雪沉默了半饷,其缓缓起身,朝诸葛星峰与澹台旭衷心地感谢了一番,然后便看向徐一辰郑重道:“我要留下來,”

徐一辰一愣,随后其只是微微一笑,并沒有阻止什么,只是默默的打开乾坤盒,将那被至炎门夺走的本属于上官家的所有聘礼都交给了上官雪,

而诸葛星峰则将从至炎门掠夺地所有财富拿出來,

至炎门这些年强取豪夺了不少宝物,包括灵术、灵兵以及灵药,其中就有那个秘术,看着宛如一个烈焰之核的秘术纹章徐一辰思虑了片刻:“这个秘术我有一个朋友正好可用,”

此秘术需要炎系灵力达到极高的纯度,至少要七成以上,而且纯度越高,威力越强,留在此处也沒有用处,自在尊者也就直接给了徐一辰,

而其余之物全交给了上官雪,

“雪儿,保重,”徐一辰无法留下來陪着上官雪重建上官家,完成他爷爷的心愿,因为他还有他必须要做的事情,

上官雪看着徐一辰一笑,嘴巴动了动,想说什么依然沒有说出口,徐一辰微微一笑:“你什么都不用说,我懂,”

一句我懂,让上官雪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,

上官雪选择留下,因为这里是毕竟是她的家乡,更重要的是,这是她最爱的爷爷豁出性命,直到死前最后一刻都在守护的东西,她绝对不会将其遗弃,

上官雪看着徐一辰与诸葛星峰离开的背影痴痴呢喃:“一辰别怪我,我不想做一个站在身后寻求保护的弱女子,而是与你并肩而行的女人,”

……

徐一辰回到冀州之时,看到致和村一片繁荣景象,其拜访了墨羽,发现在此处炼丹师联盟不少弟子都与猫族灵兽相处比较融洽,当然,这只是少数,更多的炼丹师联盟的弟子还是选择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虽然在自在尊者的面上其不会去迫害这猫族灵兽,但也不愿意与灵兽接触,

而也就在此地,其与澹台旭、诸葛星峰还有绿袍圣会之人分道扬镳,独自一人踏上了回家的路,

经过几天的全速赶路,徐一辰先行回到了麒麟门,他沒有惊动任何人而是径自回到慕容府,

艾彷与高守两人正在红派的大院里下棋,两人一如既往聊天打诨,高守不停调侃艾彷,而艾彷脸色十分难看,

见徐一辰前來,艾彷立刻起身如同见到了救星,其立刻跑到徐一辰面前道:“徐大人,你终于回來了,我这就通知家主,”

徐一辰连忙出手阻止:“我特意避人耳目,不要声张,”其说完,又低声问道:“慕容燕在哪里”

高守在那边不耐烦朝艾彷招手:“人家二姑爷离家这么久,这次回家肯定是找二小姐,你沒个眼力劲儿,跑去干什么,长得那么胖,也不怕堵着二姑爷的路,”

“快过來我们继续下棋,你输了我好几顿酒钱,可别想抵赖……”

艾彷嘴角一抽,尴尬朝徐一辰笑了笑:“二小姐就在花园之中,”然后便退了回去,其狠狠瞪了一眼高守,就坐在高守对面生着闷气,高守似乎也不在意,捻着棋子说道:“将军了,看你怎么解……”

徐一辰对这一对兄弟也见怪不怪,其走向其闺房之后的花园,看到慕容燕正在此处调息,徐一辰轻手轻脚走近一些,花丛之中的慕容燕美不胜收,

慕容燕如今又只剩下一阶灵师的修为,徐一辰阴阳眼可以看出这花坛种植的是高品质的玄心草,散发着灵气,而慕容燕也就依靠着这灵气缓慢弥补体内亏损的灵源,

“燕儿,”徐一辰沉声说道,

慕容燕听到这声音浑身一震,统一对外发布其慢慢抬起头,仍然闭着眼,深吸了一口大气,然后嘴角露出微笑:“如果我睁开眼看不到你,那我就割了我的耳朵,让我白高兴一场,”

徐一辰伸出手轻轻抚摸慕容燕的脸颊:“少了耳朵不好看,我可不要你了,”

“嘻嘻”,慕容燕猛然一挺胸脯:“沒有耳朵,我的姿色那也是万众挑一,你舍得不要我,”

“你赢了……”徐一辰自知不是慕容燕的对手,只得认输,慕容燕这才睁开眼,看到眼前的徐一辰,其眼眶里闪着泪光,半饷之后才猛然起身扑到了徐一辰怀里,

慕容燕对待感情从來都是如此直接、热烈,也许,最初她只是以为自己也许是真的喜欢上了徐一辰,而徐一辰的离开,这段时间的相思才让其明白与确认:这个当初其只是想用身体勾引,然后利用一番的少年,如今已经深深扎根在她心里,

“回房吧,还有正事要做,”徐一辰搂着慕容燕在其耳边轻声说道,

慕容燕妩媚一笑:“你终于……要我了,”

云浮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
贵港好白癜风医院
成都治疗子宫性不孕的医院
Tags:
友情链接
济南互联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