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济南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智能

九玄邪尊第六百二十二章昔年秘事营养

2021.01.15 来源: 浏览:0次

九玄邪尊 第六百二十二章 昔年秘事

第六百二十二章

昔年秘事

“对了,”楚南猛然拍了下额头,领着众女走到豹式兄弟跟前:“差diǎn忘了跟你们介绍一翻,这两位,就是我在九界之都中认得兄弟。想必,在鬼山之时,你们也见过面了。”

萧馨正站在南宫瑜身后探出xiǎo脑袋瓜来,灵动的眼眸滴溜溜的转着,目光落在豹式兄弟身上,恰逢豹青转头看到她。

萧馨立刻展颜一笑,露出甜美的笑容,以表示好。

安忆如不愧为大师姐,含笑微微欠身,道谢:“承蒙二位照顾。”

“哈哈弟媳此言差矣,我们兄弟二人早已与楚南结为兄弟,何来道谢之言?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,若真説谢,反倒是我们两兄弟,要好好谢谢楚南,若不是他在九界之都中解救我们兄弟二人性命,哪还有我们现在。”豹元摆手微笑着,目光放在安忆如身上。

忽然他神色一怔,身躯也略微僵硬住。

短暂的诧异过后,豹元猛然跨前一步,紧盯着安忆如。

这突兀的举动让众人都极为意外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楚南也眉头微皱,豹元平日处世为人xiǎo心谨慎,喜怒不言于色,怎么今日见着大师姐反应如此激动?

就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时候,豹元终于开口,伸手指着安忆如蛮腰间系着的那银铃,急切道:“敢问,这个铃铛弟媳是从何得来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安忆如取下铃铛放在手心,柳眉轻蹙:“此乃我族祖传之物?乃是我娘亲从xiǎo交予自己,结果幼时丢失,直到前些时日,xiǎo师弟才帮我寻来。”

北大自行车棚存放石刻文物见豹元那激动模样,众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,一时间竟是没反应过来,他对安忆如的称呼。

未等安忆如説完,那豹青便惊呼出声:“这,这怎么可能!弟媳莫非是不好説出这银铃来历,编个幌子欺骗我们?”

安忆如微微摇头:“晚辈无心欺骗两位,的确是我族祖传之物。怎么,你们也认识银铃?”

分享到: “何止是认识!”豹青的手都激动的有些颤抖,大声道:“你説这银铃乃是你族祖传之物,那么你可知道这银铃来历?”

豹元则是看着楚南,见后者diǎn头确认安忆如的话之后,豹元强压住心中的激动,试探性的问:“能否将这银铃借我一看?”

安忆如思忖片刻,便递了过去。既然这两兄弟是楚南信得过的人,那么自然不会做出什么杀人夺宝,占为己有的事情。

豹元如获至宝,xiǎo心翼翼的双手捧过银铃,仔仔细细的辨认。

这不看不要紧,仔细辨认过后,豹元的整张脸,都开始激动的通红:“这这,真的是安家堡镇族之宝——鎍魂铃!”

“没想到,事隔三十余年,我竟然还能够再次目睹到鎍魂铃!”连一向都镇定自若,喜怒不言于色的豹元,此刻説话都有些激动的打结巴了。可见,这事事关重大。

闻听安家堡三个字,安忆如也是俏脸一变。

“安家堡?你是説安家堡?你们怎么知道安家堡?!”

“哈!”豹青大笑一声:“这安家堡堡主与我父亲乃是结拜兄弟,情同手足,我怎么能够不知道!”

结拜兄弟,情同手足?

楚南感觉一时间脑袋转不过弯来,这豹式兄弟的亲父,怎么又跟安家堡搭上关系了?

“弟媳,方才你説这银铃乃是你祖传之物,莫非……”豹元似乎猜测到什么,倏然一惊,断然道:“不可能,绝无可能!安家堡早在数十年前,就毁于一旦,全堡上下八百余人,无一活口!”

楚南此刻才插言:“话是没错,不过,大师姐是安家堡唯一幸存之人。当年被行恶之人——头莲。一时慈念,并没有朝着大师姐动手。所以后来,大师姐才被鬼族收养。这些隐秘之事,怕是你们不知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豹式兄弟只感觉荒诞无比,没想到今日,竟然能够遇到安家堡的传人。

豹元很皱着眉头,死死打量着安忆如,忽然间他眼睛瞪大,脱口而出:“莫非,你就是安叔叔,安凌天之女?”

“安凌天,正是我的父亲。”安忆如微微颔首,眼眸之中流淌过一丝难掩的悲伤。

“哈哈哈,若是九幽之下的安叔叔,得知他的独女还尚在人世,终于可以瞑目了!”豹元仰天大笑,笑声却是如此凄凉。

不过闻听豹式兄弟的话,似乎他们知道什么内情。

事关安家堡,安忆如顿时急切的问:“莫非二位前辈,知道什么?当年安家堡到底发生了什么?到底谁是幕后黑手,心肠如此毒辣,为何要灭我全族!”

説到这里,安忆如眼中那慵懒的朦胧之色横扫而空,秋水眸子里,爆闪出一股掩饰不住的杀意。

豹式兄弟面面相觑,这才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,全盘托出。

原来当年,安家堡与豹族关系甚好。

可谓左膀右臂,安家堡之主安凌天,也与豹族副族长之一,也就是豹式兄弟的亲生父亲乃是结拜兄弟。

可是当年,豹族有两名副族长,另一名副族长,就是豹式兄弟的亲叔叔。

但不知如何,在原先豹族族长尸解坐化当夜,安凌天忽然发来密信,邀请豹式兄弟的生父去安家堡一聚,商谈要事。

豹式兄弟生父,极其信任安凌天,丝毫不曾怀疑。可是就此一去,便再了无音信,直到数十日之后,豹族才在领地边缘,发现了豹式兄弟生父的尸首。

竟被人劫杀。

当年,豹式兄弟生父豹天,乃是整个豹族屈指可数的强者,早已是化仙境巅峰。

谁知道,就这般惨死。

惊动整个豹族。

而且,当夜晚上,安家堡也被血洗,横尸遍野,血流成,一个活口都未曾留下!

之后,族长便宣布此事乃是敌族入侵,豹天也是敌族劫杀。再然后,这事情就不了了之,彻底被掩盖下来。

豹式兄弟初长成人之后,欲要调查自己生父的死因,意图弄个水落石出。

经过调查他们才发现,此事疑diǎn重重,根本不像是敌族所为。

越来越多的疑diǎn,让豹式兄弟愈发奇怪,正欲再往下探查之时,却受到豹族层层干扰。

最后矛盾越来越大,一发不可收拾。

虎父焉有犬子?

豹式兄弟二人一怒之下,直接杀进豹族皇城,逼问此事究竟,大闹一场。

最后竟然打伤了豹族长老,杀出血路,夺路而逃!

也从那时候开始,豹式兄弟彻底与豹族决裂,之后便投奔妖皇族。

从那时候开始,安家堡与豹天,俩个词便成了豹族的禁语,谁也不敢提及。

可毕竟是同根同源,这么多些年过去,两者之间的矛盾逐渐的缓和许多。

这次就是豹族族长,也就是他们的亲叔叔,豹洪亲自千里传音,邀请他们归来。

听的这一席话,安忆如玉指紧握,捏的发白,她的胸口起伏不停,忍不住娇叱出声:“卑鄙!这豹族真是卑鄙之极!!什么敌族入侵,你可知道,我安家堡上上下下数百余人,尽皆死在豹族妖修之手!”

“你説什么!这怎么可能!”豹元倏然一惊。

安忆如紧咬着红唇,眼眸中隐约有泪光闪烁,字字珠玑,尽皆是恨意:“怎么可能?这历历目目,皆是我亲眼所见!”

眼见着安忆如的情绪已经有崩溃的趋势,楚南连忙搂住安忆如,不断安慰着,接过话道:“此事我可以作证。而且,我已经发现了真正的幕后黑手。当年的主事人,不是别人,正是你们的亲叔叔,现在的豹族族长,豹洪!”

“你説什么!”豹青倒吸了口凉气:“你可不要瞎説!豹洪待我兄弟二人如同亲生。照顾有加,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!若是再瞎説,休怪我跟你急眼!”

自从豹天一死,豹式兄弟从xiǎo在族内受尽屈辱,倒是豹洪在照顾他们,待若亲生之子。

豹式兄弟二人感恩戴德,这次归来,也是因为豹洪亲自邀请的缘故。

楚南这一席话,让两人一时间都无法接受。

豹元立刻拉住豹青,深深的吸了口气,他现在脑袋也混乱不堪,不知到底谁所言是真。

豹元递给楚南一个歉意的眼神,沉声道:“楚南兄弟勿要见怪,豹青就是这幅臭脾气。日后我定狠狠的惩罚他。不是我不相信你,只是这件事情,实在是事关重大,若非没有证据,恕我接受不了。”

楚南理解的diǎndiǎn头。

豹式兄弟二人的处境,就好比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你,你此刻的亲生父亲,实则是你的弑父仇人,告诉你你这些年都是在认贼作父。

恐怕若是别人,会直接翻脸。

“这件事情,实不相瞒。”楚南咬了咬牙,语出惊人,石破天惊道:“这些铠甲将会根据主人战斗情况我的确有证据。如果两位哥哥相信我楚南的为人,便与我一同去上一趟,我找人来对峙,一切都真相大白。”

南阳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
南昌治疗宫颈糜烂多少钱
乌鲁木齐白癜风医院哪家医院好
Tags:
友情链接
济南互联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