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济南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人物

代表三线情怀第六章一退场

2020.09.17 来源: 浏览:0次

三线情怀 第六章一退场

三线情怀一。

隧道贯通了,洞子里的排水地沟也铺上了水泥盖板,形成了人行走道。工程的主要工作已经结束,只要铺上道渣,铺轨机就能工作。这条战备铁道线就完成了,我们的史命也即将结束。

连里下达了最后的任务,全连投入到备道渣的工作。记得是每人每天两方石子,完成了就下工。其形式就象现在执行的包干制,承包制。我们拿出最后的干劲,疯狂地干,一个信念,干完了就能回家了,就能回西安城了,和父母姐妹就能团聚了。 每天我们早早的翻过驻地的后山,来到一连的洞口。在石渣场上,抡锤砸石,肩扛石筐运石渣,全班通力合作,无人先退,相互帮助,完成任务,排 着队、唱着歌一起返回宿舍。

离退场的日子一天天的近了。那时我正天想的就是回家,无从想到今后会干什么工作,会在什么地方工作,会在什么单位工作。那时的我们,习惯于听党的话,党叫干啥就干啥。习惯于服从组织分配,做一颗小小螺丝钉,拧在那里就在那里发光做贡献。我们用单纯朴实的心,等待着重新分配,也就是说,重新等待党的召唤。

一九七三年七月的一天傍晚,连队的小操场灯火明亮,全士”集聚在一起,会议程序按常规进行完后,宣布了第一批退场名单。有我、名单中有我。分到西安警备区水泥厂,一共五名,这五名人都是我们一排一班的。给我的感觉象是刨堆堆。这五人都不符合回西安市的条件,就用手一刨,笔一划,全归你了,西安警备区水泥厂。 这个厂子在那我们谁都不知,散会了,一个解放军把我叫到了一边。我俩就坐在田坎上,他做了自我介绍,介绍了厂子的大概情况。他说我在三线的表现不错,将是今后培养的对象,工作的骨干。 他的一句话让我有点茫然,你们三线学生将来都是厂里的骨干,要起到掺沙子的作用,教育他们,改造他们。”他们是谁?他们是什么身份?让我疑惑不解。不解的问题,不解的事情太多了,实不用解,解了也无作用!你无法去选择,也不会去选择。听党的话。服从组织分配是我们职责。

三线情怀二。

军代表和我的谈话结束了,我更加茫然了。心事忧忧,慢慢的向山上宿舍走去。一步步迈的是那么沉重,身躯弯了下来,向前,挣扎着拖起双腿。夜色中只能望见眼前的小路,踏在坑洼不平的小道上,偶尔踢住了碎石,石堕入山谷发出沙沙声。小路此刻在我眼前没了尽头,我似乎看不到前方的道路。

他们围着我,询问那个军人和我谈了什么?询问这是个什么样的单位?我无法回答他们,我都搞不清楚,只能告诉他们,这个厂子在铜川。他们都不相信,还很自信,甚至还有点庆幸。因为他们知道,我有个表哥在西安警备区当独立营营长。表哥给表弟走后门,这个单位还有错?跟着乃亮走没错!真是一帮傻战友,自欺欺人,自我安慰。现在想来,就是知道又能怎样,难不成拒绝分配,根本不可能。

早晨,我们把整理好的行李搬运到离我们宿舍最近的便道上。解放军战士开的大卡车早已等待在那里,行李集中堆放上去了,我们每个人还是象当年从学校出发那样,带的三大件,箱子、被包和旅行帆布包。只是当年的兜换成了提包。

第一批退场的人员,集体乘坐几辆汽车,向流水镇驶去。这是我来三线第三次座汽车,车在山间便道上行驶,沿路的工地,隧道、汉江忽隐忽显,我却没有心思去欣赏,去留恋。此刻的我身体承受着汽车的颠簸,心也在颠簸。现在想来,真有些后悔,激情而来,匆匆而走。没有好好在看看我们的隧道,我们的驻地,没有向它们致敬,没有向它们道别。

流水镇码头,停泊着几条机动船。我们在慌乱中寻找自己的行李,不知是要回家了?每个人都急匆匆地,大家相互拥挤着,一趟趟把自己的行李尽快得搬到船上。只怕误了开船时间,回不了家。如此混乱的情景,伴随着轮船的鸣笛声,象似一幅败军逃命的画面。人们心中的渴望和期盼,表现出的行为有时也会失常,现在想起都感到有点可笑了。

汽笛响起,马达轰鸣,船开动了。我站在船尾,看着渐渐远去的流水小镇,铁索桥离开了我的视野,山坡小镇、竹楼民舍被涛涛江水,巍巍峻岭遮挡。这是我有生一来第一次乘坐机动轮船,尽管这两年多,天天面对汉江水,天天看着行驰在江面的各式船只,天天听着轮船的汽笛声。这一切曾让我产生过多少遐想,有过多少锺景。

此时我在过两个月就过生日了,滿十九岁了,我渴望在家、在母亲身边渡过我的第十九个年华,享受母亲对我的祝福,给我的爱。即将到来的幸福让我高兴,我对着涛涛汉江水,巍巍秦巴山,用呐喊声发泄内心的激情。

三线情怀。

轮船下水行驰,看五块石,新庄子到了。船上人声响起,大家情绪有些激动了,都站了起来,眼望着越来越近的五块石,半山腰的铁路桥,连接着五块石隧道和新庄子隧道。左边的山上,我们的连部,灶事班,宿舍历历这么说在目,没走的战友们在山上向我们召手,向我们呼喊,船上的我们更是疯狂了,我也随之大声呐喊,倾泻着心中的激情。掌舵的船老大也似乎被我们感染,拉起了汽笛为我们向战友致敬,为新庄子致敬,为五块石致敬,为襄渝铁路致敬,为三线建设致敬,为奋斗在三线建设所有的人们业内人士认为致敬。

船缓慢地通过五块石,激流汹涌,我近距离接触五块石,听着激流撞击它的声音,看着它阻挡涛涛江水,溅起的浪花。它坚韧的身躯,被江水打磨的光彩多目,太阳照射在它褐黄色的身上,反射出五光时色。它同江水做伴,万年不灭。

五块石隧道的学生们向我们招手致敬,他们是五八五二团四连的战友,他们要在我们五一团退场后才能退场。船继续在峡谷中穿梭,向安康方向行驶。两岸山间,岸旁不断传来学生友的呼喊和招手,时值正中午,是开饭的时间,他们用筷子敲打着瓷碗,用汤匙敲打着饭桶和莱盆。他们比我们还要激动,还要疯狂。因为他们从我们身上看到了胜利,看到了希望,他们的渴望也快要到来了。真是一路激情一路歌,一路呐喊一路情。此情此景一直沿续到安康。

安康码头,离火车站最近的码头。由于退水,船离岸上很远,江岸的护坡被水和泥浸泡在一起,整个成了泥浆坡,我们也顾不了许多,拿起行李,扛起箱子就踏泥爬坡向岸上奔去。乱了又乱了,比流水码头的情况更严重。有的战友鞋子被泥粘住了,也顾不上,干脆丢掉,光着脚板奔到车站,寻找自己的列車。我上下来回了两趟,在慌乱中找到我们的列车。泥水溅在我的身上到处都是。至今我都记不清楚,我是如何把行李扛到火車上的。

闷罐列车上我们五个人和分配到陕西省军区五金厂的战友同乘一车,还有学生一连分在一起的战友。我正在收拾行李,安顿坐的地方。带队的张助理员突然叫我,简陋的站台上他向我介绍一位军人,省军区后勤处x处长。首长先伸出了手,我心里有点惊恐,但还是和首长握住了手。此刻的我更加茫然了,怎么军区首长都单独要见我?在这种场合给我,给战友多大的神秘感。我感觉到列车上的战友们用异样的眼神注视着我们,猜测着我们谈话。x首长讲话很干练,态度很亲切,他握住我的手你就是杜乃亮,我们一直都在争取要你,做了许多工作,可是西安警备区就是不放手,他们要重点培养你。在那里好好干,一定也会干出成绩的。这首长的一番话,听的我云山雾罩。誰在帮我?谁在给我找熟人走后门?怎么也不给我通个气。我心事重重地和首长告别,回到闷罐车厢。

三线情怀四。

一声鸣笛,列车缓缓地起动了。安康城渐渐地在我的视线中消失。告别了!告别了巴山汉水,告别了襄渝铁路。我们这些学兵们不能看到自己修建的铁路通车,无法庆祝和欣赏自己的劳动杰作。遗憾!每个学兵都感到遗憾!

列车驶向阳平关,夜幕已降临,繁星点点,月空高照。阳平关车站比两年前热闹多了,繁忙多了。看着这熟悉的车站,车站旁边俊俏的秦岭绝壁。我不由得又想起在学校的最后那段时间,学工劳动,西成铁路当列车员的情景,阳平关我曾经停留过往过十四次,宝成铁路走过十四次。那穿山越岭,桥连洞,洞接桥,的宝成线当年给我多少悬念,让我从心里敬佩当年修建它的英雄们。秦岭呵护着它,嘉陵江水依附着它,一条英雄的铁路。谁曾想,两年后的我和同学、战友们也同样经历了一次艰苦卓绝的事业,完成了一项如同宝成铁路的作品。为祖国,为三线,为襄渝铁路作出了应有的贡献。

车轮滚滚,列车在飞驶,我们在车轮声中入睡了,车厢里传出打鼾声,睡得那么香那么的甜,战友们在美梦中迎接即将到来的新生活。



生殖医学科医院
钦州白癜风治疗费用
信阳治疗白癜风方法
Tags:
友情链接
济南互联网